密封科技采购数据不实 营收出现超亿元偏差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1 12:42

密封科技采购数据不实 营收出现超亿元偏差

2018-10-01 11:15来源:全景网开发/科技/公司

原标题:密封科技采购数据不实 营收出现超亿元偏差

密封科技从采购环节就出现了大额差异,由此连带出采购与直接材料、存货材料成本不能够相互匹配等问题,而产销结存与披露的库存信息的不相符,则让人对其持续增长的营业收入真实性产生怀疑。

曾在新三板挂牌后又摘牌的烟台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密封科技”)近日发布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市场首次公开发行3660万股新股。

分析密封科技最新提交的招股书,可以发现其从采购环节就出现了大额差异,由此连带出采购与直接材料、存货材料成本不能够相互匹配等问题,而产销结存与披露的库存信息的不相符,则让人对其持续增长的营业收入真实性产生怀疑。

采购数据不实

密封科技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主要生产发动机用密封垫片以及密封纤维板、金属涂胶板、隔热防护罩等产品的企业,生产采购原材料主要为不锈钢、金属涂胶板、冷板、镀锌带、无石棉纤维-芳纶浆粕、镀铝带等。

2017年时,密封科技向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8393.53万元,占采购总额的43.13%(如表1),由此数据推算出这年的采购总额应为19461万元,考虑到17%增值税进项税额的影响,则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22769.37万元。依据财务勾稽原则,若要印证这些含税采购真实可信,财务报表中必然有相应规模的现金流量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与之对应。

在现金流量表中,密封科技这一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5277.94万元,这意味着公司22769.37万元含税采购中,还有17491.43万元并未支付现金,因此在理论上这将会形成一定规模的新增负债,即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的新增,或者预付款项的减少。

资产负债表中,密封科技2017年年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8113.54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同类项的5486.64万元合计金额新增2626.91万元。显然,这一数值是要远远小于理论新增负债的。那么,这是不是该公司的预付款项出现了大幅减少呢?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密封科技在2017年年末只有90.40万元的预付款项,相比上一年年末的预付款项不但没有减少,相反还新增了68.99万元。一增一减,密封科技在2017年存在14933.51万元的含税采购额既没有被支付现金,也没有形成相应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现象。

进一步分析,上述的异常情况并不仅仅只出现在2017年,密封科技2016年和2018年1~6月的采购数据同样都存在不正常。

2016年,密封科技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了4907.18万元,占采购总额的35.13%,再考虑17%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则当年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16343.30万元。同年,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4650.35万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新增了1306.56万元、预付款项减少了1.46万元,综合核算后,密封科技2016年存在10384.93万元的含税采购额既没有被支付现金,也没有形成新增经营性债务。同样的逻辑推算出2018年1~6月份情况,可发现这一年也有大约7000万元的含税采购得不到现金流量及经营性债务的支持。

当然,这个误差也有可能是其它因素影响了核算结果,不过,从长期资产增减及“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对比结果来看,并不太可能对采购与应付款项形成较大影响,而至于票据背书转让的因素,在招股书中也未发现有票据背书转让等相关的信息能够去解释上述差异。

莫名其妙的成本数据

采购数据从勾稽关系看已经是不合理了,而若从采购与成本、存货对比来看,则进一步证实公司采购数据的不合理。

前文提到,根据密封科技2017年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可推算出这一年采购总额达到了19461万元。从生产流程来看,企业一般情况下在采购之后会有一部分顺着产销流程结转为主营业务成本,另一部分因没有完成产销过程仍会留在存货之中,体现为原材料存货以及在产品、产成品存货的材料成本增加。

招股书披露,密封科技2017年的主营业务成本之中包括了11108.52万元的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53.94%(如表2),这个占比意味着这一年采购总额的大部分已经完成了产销过程计入到主营业务成本中了,因此在理论上,采购数据中未完成产销过程的8352.48万元采购仍会留在存货之中,导致原材料存货、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等出现相应的增加。

在密封科技2017年年末的存货中,原材料和委托加工物资分别为1342.01万元和506.53万元,合计金额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新增了269.24万元。因此理论上公司的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的材料成本应该增加了8083.24万元。

由于招股书并没有直接披露这三类产品存货的成本,考虑到存货产品的材料成本与主营业务成本的直接材料结构大致相同,因此以直接材料占比53.94%的数据进行测算,在产品498.12万元、库存商品2527.09万元和发出商品1482.91万元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新增加的95.66万元中,材料成本仅有51.60万元。显然,这一数据是远远小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8000多万元,两者对冲后,有8031.64万元的采购金额既没有被结转到主营业务成本之中,也没有体现为存货相关金额的增加。

那么,这是否由于采购总额中包含了机械设备等长期资产的采购而影响了上述数据勾稽结果呢?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公司2017年长期资产仅增加167.73万元,对上述分析结果并不能产生较大影响。

2016年面临同样的问题。当年13968.63万元采购总额比主营业务成本的直接材料7387.50万元要多出6581.13万元,理论上,这年年末存货的原材料和材料成本也应该出现相同规模的增加。但事实上,除了原材料、委托加工物资合计增加了465.42万元之外,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仅增加了735.05万元,如果按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的比例52.73%计算,仅能体现出材料成本新增了387.59万元。综合核算结果是,公司在2016年仍存在5728.12万元的采购无法与成本、存货等财务数据相匹配的现象。

总的来看,密封科技在报告期连续出现大额采购之后既没有结转到主营业务成本,又没有体现为存货材料成本的增加的奇怪现象,这从侧面印证了公司采购数据是不真实的。

存货数据不靠谱

当然,若我们假定密封科技的采购数据是真实的话,那么从产销角度去分析,则反过来说明密封科技的存货数据就有些不靠谱了。

招股书披露,密封科技的收入来源是其主要产品密封垫片、密封纤维板、金属涂胶板和隔热防护罩,各期末存货的产成品中也主要是这几类产品。2017年,年末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均未剔除跌价准备)分别有2527.09万元和1482.91万元(如表3),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仅减少了14.05万元,如此就意味着这一年产成品的库存金额基本不变,产销大致相等。

但是,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产销数据测算出的库存增减变化却并非如此。例如,密封垫片所包含的气缸盖垫片在2017年产量为491.11万片,同年销售了496.10万片,由此可知,产量比销量少了4.99万片,使得该产品年末库存金额应该是少于上一年年末的;同样,密封垫片包含的另一种产品附属垫片产量也少于销量,使得库存减少140.57万片。根据招股书披露密封垫片的单位成本每片5.56元可推算出,密封垫片所含两种产品的库存金额应该减少了781.57万元。

密封纤维板也是密封科技的主要产品之一,该产品在2017年的产量为1165.63吨,同时外购了394.55吨,合计达1560.18吨,和同期耗用量1442.96吨相比,还有117.22吨未被消耗,这意味着余下部分需要留存在存货中,使得库存出现相应增加。由招股书披露的该产品单位成本每千克18.84元核算,该产品的2017年年末库存金额相比于上一年年末应该增加220.84万元。

同样的方法进一步测算,金属涂胶板在2017年的产量比耗用量多出1.86万平方米,以其每平方米成本49.51元核算,该产品的库存应该增加92.09万元。同时,隔热防护罩的产量比销量少了8.38万片,以每片成本13.30元核算,则该产品库存应该减少了111.45万元。

综合上述数据结果,可以推算出密封科技在2017年年末的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应该减少了607.84万元,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数据,2017年年末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合计仅减少了14.05万元。很显然,产销结存变化实际上比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数据变化要少593.79万元。

类似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2017年,2016年和2018年1~6月这一前一后两个时间段,密封科技的产销结存与所披露的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增减变化均存在了明显差异。

根据产销数量的对比及单位成本,2016年主要产品的库存变化分别是7.38万元、679.26万元、280.81万元、-136.93万元和314.03万元,合计应该增加1144.54万元才对。但是招股书披露的这年年末存货中,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合计只增加了692.45万元。两者对比,不难发现产销结存比存货数据要多增了452.09万元。

2018年1~6月,从产销角度看库存应该微减2.84万元,但是披露的库存商品与发出商品却减少了391.02万元,显然两者之间也差了388.18万元。

报告期内,密封科技连续出现产销结存与存货数据不符的情况,这对于每年三四千万元的库存产成品而言,各期所出现的数百万元差异显然是不容小觑的。

令人质疑的营业收入

由前述产销结存的产成品与披露的存货数据的不匹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密封科技报告期的营业收入是否真实?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2015年和2016年营业收入规模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营业利润却从2015年的-310.05万元快速增加到2016年的4014.09万元。

招股书披露,密封科技2016年营业收入有26394.54万元(如表4),其中绝大部分是内销收入,占比98.26%,因此算上内销收入的17%增值税销项税额的影响,则这一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30803.54万元。根据财务勾稽规则,这必然对应着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以及新增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

2016年,密封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5832.15万元,与含税营收勾稽,有14971.39万元含税收入未能获得现金流入,理论上这应该形成相应规模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增加,或者预收款项的减少。

可实际上,这一年年末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12727.55万元、坏账准备有352.46万元,三者合计金额相比上一年年末的相同项目仅新增了2808.27万元。考虑到同年预收款项新增21.38万元的影响,这一年经营性债权实际上只新增了2786.89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新增债权相比相差了12184.50万元,即有12184.50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获得相应现金流量流入,也没有形成新增经营性债权。在超过亿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情况下,这一年的营业利润由负转正的可信度也就非常值得推敲了。

2017年存在同样的问题。这一年含税营业收入46787.41万元应该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及新增经营性债权对其形成支撑,但是,同期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只有18861.39万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合计比上一年年末也仅新增了10718.84万元,预收款项减少了47.31万元,综合核算后,公司还有17159.8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量及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整体来看,密封科技在报告期内连续两年都出现超过亿元的含税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量、应收款项等相关数据的支持,很显然,这种大额数据的连续偏差,是很难让人理解和值得怀疑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