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下滑不良率超行业均值 天津农商行董事长自杀疑云蔓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5 14:19

利润下滑不良率超行业均值 天津农商行董事长自杀疑云蔓延

2018-06-05 13:21来源:投资时报年报/银行/贷款

原标题:利润下滑不良率超行业均值 天津农商行董事长自杀疑云蔓延

从2017年报看,该行通过大幅减少资产减值损失提升营业利润,但盈利能力实质在下降。该行一季度利润总额下降4.16%,同时,其去年末不良贷款率高达2.48%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24小时,三个公告——品牌影响仅限于本地的天津农商行,迅速站上全国舆论风口。

5月28日,天津农商行官网同时挂出三个公告,分别是《天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决议公告》、《天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董事长殷金宝身亡的公告》、《天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黄卫忠代行法定代表人职权的公告》。

让天津农商行真正感到“火烧眉毛”的根源,在于第二个公告。

5月26日14时许,现年54岁的天津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殷金宝在办公室割腕身亡。根据现场初步勘察,警方已排除他杀。

殷金宝,1964年生人,在天津农商行的正式任期始于2017年11月,距今仅半年时间。此前,殷氏仕途一路顺畅,先后任职于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及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2014年3月至2017年7月,担任天津滨海农商行行长。

财报数据显示,殷金宝曾任职的两家银行,即天津滨海农商行和天津农商行,目前经营业绩都面临一定压力。更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天津市委10个巡视组已正式进驻当地22家市管国有企业,作为此次巡视重点的金融领域,上述两家农商行恰在其列。

董事长意外疑云

发生意外之前,殷金宝的仕途是一根清晰地上扬曲线。

资料显示,殷金宝从农业银行天津市分行宝坻支行一名科员做起,一路走到该行天津市分行副行长的位置。

期间他曾历任农行天津市分行信贷处干部、科长;农行天津市分行海河支行行长助理;海河支行副行长;海河支行党委书记、行长;天津分行南开支行党委书记、行长;农行天津市分行纪委书记、副行长等职。

2013年,殷金宝离开国有大行正式踏入农商行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他晋升较快,不过这也是近几年的一种常态——大中型银行员工跳槽到小型银行后,通常在职级上会得到快速提升。殷金宝以常务副行长身份加盟天津滨海农商行,隔年6月17日,已升任至滨海农商行党委副书记、行长。

之后仅用了三年时间,殷金宝即从滨海农商行行长变身为天津农商行董事长。

2017年7月,中共天津市委组织部发布天津市市管干部提任前公示,“为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进一步扩大民主,广泛听取群众意见,把干部选好、选准,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及有关规定,现对市委研究拟提拔任用的1名同志进行任职前公示。”而这名即将被提拔的市管干部便是殷金宝。

2017年11月1日,殷金宝出任天津农商行董事长一事被监管部门核准。2018年1月12日,天津市十四届政协委员会委员名单审议通过。

但如今,一切戛然而止。

从现有的一些公开消息分析看,殷金宝发生意外可能与巡视组进驻多家机构有关。据天津日报4月24日报道,截至4月20日,承担十一届市委第三轮巡视任务的10个巡视组已全部进驻被巡视党组织,对22家市管国有企业党组织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巡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5月2日发布的消息显示,这22家被巡视的天津市管国有企业党组织包括天津农商行党委和天津滨海农商行党委。

天津滨海农商行曾因涉及“侨兴债”被罚1.6亿元。其第一大股东——2014年7月方重组而成、被誉为“城市建设主力军”的天房集团,5月中旬亦因卷入相关信托计划2亿元风险敞口引发市场广泛关注。同时,截至去年6月末,该公司以1830亿元负债总额录得85.81%的负债率,关于该公司会否成为第二个渤钢的担忧正不断升温。

天津滨海农商行经营状况也不太理想。年报显示,2017年该行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分别为21.22亿元、6.15亿元、5.04亿元,同比下降46.34%、45.59%、41.73%。2016、2017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35%、2.29%,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经营业绩承压

不过,这似乎并未影响殷金宝的“进步”。至少在上述年报亮相时,他已成为天津农商行的最高领导。

尽管内资银行规模及盈利能力空间正受到挤压,不过2017年度大多数银行还是实现了资产规模的扩张,以及盈利的企稳回升。

天津农商行显然是个“例外”。数据显示,2017年度该行总资产规模较上一年下降1.45%。对此,该行给出的解释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大幅度减少”。

2017年度该行净利润出现两位数的增幅,达22.14%,但剥丝抽茧,其盈利能力并不容乐观。

事实上,该行2017年度营业收入下滑明显,降幅为9.3%,该行对此解释是“投资损益大幅减少”。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天津农商行投资损益的确大幅下滑,由于可供出售债券买卖价差减少,同比减少了97.85%。

《投资时报》记者研究后发现,除了投资损益科目,其利息净收入也出现下滑——下降4.09%,但同时利息净收入在业务收入中占比却在提升,这意味着,其他业务收入规模同步处于收缩态势。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该行利息支出上升幅度较大,达15.4%。这亦从侧面证明该行正面临资金流失压力。同时,2017年该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大幅下滑181.16%。

营收下滑没有影响到该行利润增长,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其中或有粉饰报表的嫌疑。数据显示,该行营业利润2017年较上一年大幅上升21.92%,其秘密武器就是资产减值损失的调整。记者注意到,2017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减少,使得营业支出大幅下降,从而提升了营业利润。另外,营业外支出大幅减少,也进一步推升了净利润。

综合来看,天津农商行的盈利能力实质上处于下降通道,净利高增长的局面或难以为继。今年一季报显示,当季该行营业利润下滑3.64%,利润总额下滑4.16%。

和所有地方性银行一样,天津农商行也面临转型压力,依靠过去传统金融业务“躺着赚钱”的时代已一去不返。

年报数据显示,该行企业贷款业务有所收缩,在“企业贷款和垫款”项目下,仅贸易融资一项出现上升,但占比很低,其对公贷款和贴现均出现下滑。与此同时,该行个人贷款和垫款则在上升。

该行的资产质量同样堪忧。2017年末其不良贷款率为2.48%,远高于银行业1.76%的平均水平,较2016年末上升0.05个百分点。但其拨备覆盖率在行业中则属于偏低水平,仅有184.12%,较2016年末下降2.5个百分点。

拨备覆盖率往往是银行调节利润的“润滑器”,年景好的时候,可以多计提拨备,拉低利润增速;年景差时候就减少拨备,释放利润。但天津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发挥空间有限,这也印证了为什么该行更多靠资产减值损失来调节利润。

天津农商行官网显示,其战略目标为:计划通过实现两个3至5年的阶段性战略目标,逐步达到良好商业银行的标准。第一个3至5年,将完成专业化转型,形成竞争优势,初步建立起现代商业银行的运营管理机制,达到一般商业银行标准;第二个3至5年,将通过成熟的专业化银行模式运作,达到良好商业银行标准,在成长性、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和风险管理方面均成为区域或全国农信系统中领先的专业型银行,争取在合适的时机上市,最终实现对客户、股东、员工和社会负责的目标。

目前看来,达成上述目标路途还很遥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